来自 联系我们 2019-10-22 23:1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 > 联系我们 > 正文

锤子科学技术资金难撑锤子科学和技术创办者罗

锤子科技15日晚间在鸟巢发布了旗舰手机坚果R1和个人电脑坚果TNT工作站。在发布会后的采访环节,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因身体原因并未如约出现。锤子科技COO吴德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未来锤子科技的重心还是会在手机上。他还表示,锤子在手机上的创新与目前的销量是不匹配的,但锤子会聚焦做好产品,未来的知名度会自然而然得到提升。 在15日晚间的发布会上,锤子科技首先发布了新的旗舰系列产品坚果R1,售价3499元起,最高配的8GRAM+1TROM版本售价则达8848元,创下锤子手机产品价格的新纪录。吴德周在采访时解释称,目前市场上512G存储的手机都很少,1T的更是没有,最高配的坚果R1本身存储芯片的成本就很高,因此这个价格并不高。 新旗舰为何没有延续此前的T系列命名?罗永浩在发布会上解释称,根据第三方调研发现,相比锤子品牌,用户更喜欢坚果,因此今后锤子科技的所有手机产品,包括中低高端都会统一使用坚果品牌。但公司名称仍旧保持锤子科技不变。 实际上,坚果系列也是锤子科技起死回生的重要支撑。起初的T1和T2以及后来推出的M系列在销量上并未达到锤子科技的预期。2015年,锤子科技推出了坚果品牌,主要面向年轻人,定价上也瞄准中低端。而在2017年坚果Pro发布后,该款产品成为锤子科技首款产量超100万台的手机产品。锤子科技随后又发布了坚果Pro2和坚果3系列产品。 罗永浩在发布会现场宣布,锤子科技已经实现盈利。而贡献了主要销量的坚果系列应该功不可没。 锤子科技的第二款、也是罗永浩花费了主要精力讲解的产品是个人电脑坚果TNT工作站。罗永浩介绍,该款电脑采取手指、语音、智能、人工智能、图形界面交互相结合的方式,将极大的提高办公效率。 吴德周在采访中表示,相比鼠标键盘,语音输入效率确实会更高。“手机上也是,我现在已经离不开,基本是在使用手机在办公。”吴德周说。 不过由于该个人电脑基于安卓系统,因此一些办公软件的兼容和适配也成为问题。吴德周表示,在适配问题上,坚果TNT工作站首先适配好与办公场景相关的应用,后续也会开放更多的接口,让软件商来适配;而对于其它相对专业的软件,在系统成熟之后,也会考虑适配。 罗永浩在发布会上将主要的时间都用在了坚果TNT工作站上,不过吴德周表示,锤子科技当前的主要方向还是会放在手机上。他同时认为,锤子科技所做的创新与目前的销量是不匹配的,“这说明我们还有很多工作没做好,知道锤子的人太少,知道锤子有哪些创新的人也太少。”吴德周表示,锤子科技后续也会在营销和销售方面做更多工作,锤子的知名度提升之后,锤子的创新和销量才能逐渐成正比。 不过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整体下滑的态势下,他认为锤子科技的应对措施还是要将重心放在提供更多创新的产品上,包括手机和其它智能产品。“首先还是聚焦做好创新的产品,也许哪一天就会发现你会更多的被人认知,甚至好多公司都不在了。” 对于被外界认为或许是智能手机厂商们衰退救星的5G,吴德周表示,锤子科技也在与高通紧密合作。他透露,锤子科技也在跟进5G的最新技术,最快明年就会有5G终端推出。

罗永浩想改变世界,却发现这个世界早已改变了。

“如果没有意外,失去了灵魂的苹果会疯狂地抄袭我们。”作为锤子科技的创始人,罗永浩对新推出的产品一如既往地自信。

5月15日,锤子科技成立六周年之际,罗永浩在北京鸟巢举行今年第一场“相声”表演,带来了坚果R1旗舰手机和坚果TNT工作站。如他本人所料,坚果R1在上线预约后很快就断货,“锤粉”的热情似乎超出预期。

5月15日, 在国家体育场发布旗舰手机坚果R1之际,锤子科技重磅推出了“重新定义下一个十年的个人电脑”的坚果TNT工作站。但外界对该产品的评价褒贬不一。在手机主业“命运多舛”的情况下,TNT甚至被部分业内人士视为锤子科技的新“冒险”。

但无论是声控PC的交互方式,还是不完善的软件生态,TNT工作站并没有展现出作为“次世代计算平台”的优越性,罗永浩在发布会前的极力吹捧与用户之前期待值的明显落差,让锤子科技如今颇为被动。

锤子科技方面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坦言:“我们公司创始以来一直坚持做高难度动作,我们认为这样做是值得尊敬的,也是刻在公司基因里的。我们希望能做一些努力,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些改变。”

“现在锤子科技开始不亏钱了,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目标是科技改变世界,而不是赚几个臭钱。”罗永浩说。但商业总是绕不开金钱,去年坚果Pro撑起了锤子科技20亿元的销售额,坚果R1和TNT能否承担起今年50亿元的目标销售额这个重担?

不过,锤子科技COO吴德周透露,“当前的主力还是在手机上。”罗永浩也表示,锤子科技还将打造加湿器、新风机、旅行箱包、智能音箱等硬件生态。

鼠标和键盘的失败颠覆?

香港正版资料免费大全,相比以往的发布会,锤子科技5月15日发布会的重点并不在手机。在长达两三个小时的发布会里,介绍新品坚果R1手机的时长仅半个小时。发布会的重点则在“革命性”产品:TNT。这被业内视为锤子科技开辟新“战场”的体现。

总的来说,坚果R1的配置和定价中规中矩,与主流厂商推出的同期新品具有一定的竞争力,这也是四年以来,锤子的手机第一次尝试高价产品,毕竟在历年推出的多款产品中,坚果走中低端路线虽然换来不错的销量,但利润却非常堪忧—罗永浩曾表示,坚果Pro售价1499元的机型利润不到10元,售价1799元的机型利润在30元左右。

据悉,这款TNT产品需要和坚果R1搭配使用,采用“全局手势+语音组合输入”的交互方式,通过改变底层交互逻辑TNT使一些场景效率得到提升。罗永浩也在发布会上表示想通过此次TNT工作站重新定义个人电脑、Office办公套件、搜索信息的方式和即时通信工具。

但坚果R1并不是此次发布会的重点,罗永浩将更多的时间留给了坚果TNT工作站。

但是锤子科技的“重新定义”尝试在业内看来更像是一场“微创新”。数位锤粉向本报记者表示,除了TNT的类Surface Hub色彩令其独特性不够、品牌力难撑高溢价外,TNT本身的存在价值也是困惑点所在。

顾名思义,坚果TNT工作站的主要目标场景是企业办公,但有别于苹果、微软等传统办公电脑,TNT的最大亮点是所谓“革命性的交互方式”。

“在PC景气度下行的背景下,TNT的出现无疑是逆势而行。”消费电子观察人士向谨直言,“尽管TNT的交互逻辑有一定的代表性,但其对外强调的语音控制PC亮点将直接带来使用场景的限制,构成对用户既定使用习惯的部分解构和对抗。”

TNT工作站带来了三种全新的交互方式,分别是Touch and Talk、Crystal Ball以及Bullet Messenger 等,其中Touch and Talk是指用户通过手指触碰屏幕,同时进行语音指令来开启和关闭页面,打开应用;Bullet Messenger 是 TNT Station 中整合的通信工具,集成了微信、钉钉、line 等即时通信工具,可以通过这一款 APP 管理多个即时通信工具的消息。

对于业内人士认为“冒险”的探索,锤子科技并不以为然,“语音控制一方面将带来工作效率的提升且契合用户习惯用语音转换文字发信息的使用习惯;另一方面,坚果TNT工作站也支持鼠标键盘。”

“通过这些全新的交互方式,”罗永浩在发布会上称,“TNT可以提升传统办公软件Office制表和幻灯片1400%的使用效率。”

锤子科技又如何看待TNT与手机业务之间的关系?吴德周坦言,“无论坚果TNT还是手机操作系统都是为了让工作有更高效的理念,PC是一个方向,未来会去突破,但当前的主力还是在手机上。”

因此罗永浩一直强调,TNT 的核心不是那块价值一万块元的屏幕,而是革命性的操作系统。“整个人类的工具进化史,就是一部直觉战胜非直觉,低学习成本战胜高学习成本,便利战胜非便利的历史。”他表示,除非直觉、低学习成本、便利的工具和方法在工作效率上有严重的折扣,否则结果是没有悬念的。

在此次发布会上,罗永浩宣布中文品牌“坚果”今后会用在锤子科技生产的所有手机和其他计算设备的核心产品上。

但值得注意的是,TNT工作站并不是一体化的计算,而是将计算和储存两大功能交由坚果R1负责,这意味着TNT更像是一块大型的显示器。此外,若想完整体验TNT工作站,用户需要同时购买TNT和坚果R1,价格高达15000元。

这种品牌意志的统一获得了不少业内人士的认可。相比之下,锤子科技六年间围绕手机业务所做的探索却引起了诸多分歧和话题。

另一个未能交代的问题是,TNT工作站如何构建属于自己的生态,去满足基本的办公需要。目前TNT的办公软件Smartisan Office是由国产软件企业永中提供,但却不支持Adobe旗下的Photoshop、After Effects等产品。

2014年5月,锤子科技发布了第一款手机,Smartisan T1各版本定价在3000元到3650元。尽管T1设计精致,让它成为了中国内地首个获iF国际设计金奖的智能手机,但因Smartisan T1在生产上遭遇了产线欠磨合、物料供应不稳定、品控标准不统一、品牌溢价能力不足等,使其不仅遭遇量产难题,也因市场反响平淡在发布后不到半年降价了1000元。

虽然锤子科技COO吴德周表示,原则上安卓的所有应用是可以在TNT上运行,未来也会开放接口让一些开发者去做适配,但对于销量只有200万台手机的锤子而言,如何吸引开发者入场是一件头疼的问题。截至发稿时至锤子科技方面亦未就此问题回复时代周报记者。

初战遇挫的锤子科技并未止步,其将目光瞄向“年轻人”,并于 2015年8月推出了面向年轻人的智能手机全新子品牌“坚果”,定价也在1000元以内。这款手机虽受到部分年轻人喜爱,但销量依旧不理想。

“反正我们不亏损了,所以可以任性一些。”罗永浩说。

随后,在2015年12月锤子科技推出了Smartisan T2.T2相比T1改善了品控和部分工业设计,但T2手机不支持指纹识别功能,也没有配备USB Tpye-C接口,让部分消费者不满。另外,在T2发布前,又传出其代工厂深圳中天信电子有限公司倒闭的消息。虽没有影响产品的发布,但也让手机的生产充满波折。

2017年称得上是锤子起死回生的一年。原本承诺不做中低端手机的罗永浩凭借着坚果Pro半年100万台的销量成功扭亏,虽然这一销量在小米、华为动则上亿出货量无法相提并论,但考虑到锤子科技成立的前五年共计只卖出200万台手机,坚果Pro的表现已经值得肯定。

2016年10月锤子发布了Smartisan M1/M1L ,也正是在这次,锤子科技推出了大爆炸、一步等交互方式对系统进行了关键改良。多位受访者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这些小的“人性化”设计,是自己选择锤子科技产品的主要原因。

另外,锤子还获得了新一轮10亿元融资,其中来自成都的东方广益投资有限公司出资6亿元,一半为股权投资,一半为债权投资,其余4亿元则由私募基金投资完成。公开资料显示,成都东方广益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8月,注册资本3.5亿元,是由成都市成华区政府授权成华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和金融工作办公室履行出资人职责,组建的国有独资公司。

事实上,2015年到2016年,锤子科技遭遇了诸多困境,甚至两度发不出工资,最困难的时候差点被收购。亏损、倒闭、借钱、卖身等字眼一度困扰着罗永浩。另据成都尼毕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招股书披露,2016年上半年锤子科技亏损1.92亿元,2015年全年亏损4.62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9%。

但这笔投资受到广泛质疑,质疑主要集中在:锤子近年经营情况不佳,拥有国字号背景的东方广益为吸引锤子科技落户成都而与其达成融资协议是否恰当。根据成都尼毕鲁科技2016年9月披露的数据,其投资3000万元占股1.13%的锤子科技2015年净亏损近5亿元,2016年上半年亏损1.9亿元。

这个濒危的公司,在2017年迎来转机。2017年,锤子科技接连推出坚果Pro、坚果Pro2。据悉,在过去的五年时间里,锤子科技卖了约200万部手机。其中坚果Pro发布6个月内就卖了100万部,成为锤子科技“起死回生”的力作。

不过根据天眼查的工商信息显示,无论是锤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还是罗永浩去年在成都成立的三家新公司,股东信息里仍未看到东方广益的身影。截至发稿时,锤子科技方面尚未就此事回复时代周报记者。

然而,锤子科技与其他手机厂商的差距仍旧明显。据IDC数据显示,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2017年首次出现负增长,而五名以外的厂商总体出货量缩减了11.7%。国内手机市场下滑更为显着,Counterpoint数据显示,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在2018年第一季度放缓,同比下降8%,环比下降21%。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飙直言,行业驶入下行通道叠加显着的头部效应,这也意味着锤子科技这样的小众手机品牌所面临的发展大环境在恶化。

所幸的是,随着公司整体实现盈利并获得新的弹药,罗永浩和锤子更有底气去尝试更多可能性。“从秋天开始,我们手里会有大约19个亿的运作现金。这意味着我们从明年开始会像一个正规的手机厂商一样,以高、中、低三个段位,每年推出5-6款产品。”罗永浩在去年11月发布新品时表示。

但这并不意味着锤子科技就不具备立足甚至扩大主业的契机。此前就有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当下处于手机产品同质化严重的发展阶段,差异化小众品牌如果在产品品控、供应链整合、品牌营销等方面“不出错”,再辅以设计等环节的改进,仍能够在行业立足。

但这一次跨界进入PC市场,比去年发布空气净化器更为大胆,毕竟在外界看来PC市场早已是夕阳行业。根据数据统计显示,从2012年至今,PC市场出货量持续走低,去年年底全球PC市场总出货量只有2.62亿台,其中轻薄高性能笔记本是市场的主流趋势。根据IDC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轻薄高性能笔记本占市场总量为13%,预计到2022年这一数字将变为38%。

“跨界”背后的资金风险

罗永浩并不认为“在一条持续收窄的赛道里逆风而行”有问题。在他看来,从触控屏到下一代操作设备这个过程中,锤子科技要抢到先机,而不是像智能手机变成红海后再进入市场。

此次推出TNT,并非锤子科技首度“跨界”。

坚果R1和TNT工作站将只是锤子科技成立六周年的开胃菜,罗永浩仍有机会向用户兑现他在社交媒体上的“承诺”。此前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锤子科技预计会开四场发布会,推出五款新品。在后续的产品线更新计划中,中档机型预计每半年更新一次,而旗舰机大约每隔一年更新一次。

2017年8月,锤子科技获得了近1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后不久,“跨界”进入空气净化器领域,推出了“畅呼吸”空气净化器。

综合奥维、中怡康数据,“畅呼吸”未曾跻身过前十大空气净化器产品之列。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检测所副所长鲁建国表示,“空气净化器属于发展前景向好的细分家电品类,布局前景可期。但出于技术储备丰富、品牌号召力强等因素,市场主要由戴森、飞利浦等欧美强势家电类军团占据,国内不乏小米这样以性价比优势实现后来居上的‘黑马’。”其续称,锤子科技布局该领域并不具比较竞争优势,难以抢占行业制高点。

据悉,此次发布的坚果TNT工作站背后是由科大讯飞、三角兽、永中等软件公司提供的技术支持,锤子科技本身的“黑科技”色彩并不显着。

事实上,坚果TNT工作站需要以坚果R1手机为主机,使用R1的计算能力处理各种信息的同时,也使用R1的闪存进行存储。此前,也有一些科技公司在进行手机与显示器连接变电脑的尝试。诸如,惠普的Mobile Extender产品、华硕的 PadFone产品等PC军团均有推出类似产品,摩托罗拉、三星等手机企业也尝试过“手机+显示器”的组合方式。

相比锤子科技的“频繁跨界”,这些科技企业更多是在手机产品较成熟时才选择探索。这也让外界质疑锤子科技的步子跨的太大,有些急功近利。

想要“跨界”,必然离不开资金支持。选择不断做加法,会否对锤子科技造成财务压力,甚至危及手机主业的发展?向谨直言,这也是锤子科技布局TNT之际不得不考虑的另一重风险。

与上次获得融资“跨界”空气净化器市场相比,这次锤子科技入局PC行业看起来似乎更加从容。近日,罗永浩在蓝港互动创始人、火星财经发起人王峰的“王峰十问”对话中表示:“目前还好,已经不亏损了,我们不用融资也能走下去。但是为了研发投入和尝试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我们的资金还是挺紧的。”

本文由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锤子科学技术资金难撑锤子科学和技术创办者罗

关键词: